有一天我们都将死去 —旧文《入殓师》

看《入殓师》—梦想、创业、生命之交汇

 

(2009-06-07 08:30:25)

  • 许多梦想不过是貌似梦想的幻想

 

小林剧团的解散也就宣布了他的失业,之于一个只会生硬拉着大提琴的保守型青年男子,怕是自此也不再有天真的表演梦,正如小林的自白:如果早日发现在大提琴上的梦想并不是真正的梦想多好。这不免把现今生活中做梦的青年全部讽刺了一遍,早日明白各自在某一领域的极限无异于早日解放自我,大不必等待到”解散“的宣布;今日里开始高考的青年人也一定要好好选择一个至少能让自己能热爱4年的专业,接下来继续热爱地去发挥极致,万万不可被就业、冷热、亲友狭隘之见限制。更不要因为简单的“分数”因素去报考艺术院校,除非异常的天分加之对艺术高于生命的理解,《入殓师》里小林从事入殓之职后多次拿出大提琴奏响他对生命的理解,这里的玄音必是剧团里为谋生所发不出的。到此,我不禁欣慰地给自己一个微笑,虽然我从不认为自己委实已经放弃了一个专业,但那是真的。

 

 

  • 何谓正经点的工作

 

《入殓师》中的小林妻子不可接受丈夫在外双手为尸体入殓,邻居澡堂大妈的孩子(政府官员)也曾当面羞辱:“找个正经点的工作吧”直到自己勤劳的母亲被入殓师小林郑重送上路,才缓生敬意。

正经点的工作与不正经的工作,区别在有无多数人心甘情愿地去理解那工作的意义,我向来不讨厌舍弃本专业奔向另一行业的,除非因为此人心中仅存利益而对职业二字毫无感觉。

《入殓师》的社长常说:不想死的话就好好吃,好好吃就吃好的,好吃的让人难为情。我的理解除了入殓这一职收入高、不为大家欢喜接受外,亦有对“小林”的微微赞扬,小林恍然间被开悟,

这份工作的肃穆、庄严让他认为这是好工作,好工作总有那么点困难,恐怕也是另一面不夸张的关于“好吃的总是让人难为情”的解释。再从“天职”来看,怕是“社会责任”吧,我的年轻还解释不清楚,应该在说一个理解了自己工作意义的人,是放不下着责任逃走的,坚持下来,那则是“天职”了,如小林。

 

  • 创业的念想从哪里来

 

今年又出台了新的关于本科生、甚至校园创业的辅助措施,潜言就是,社会工作机会已经很少,需要大家参与到给别人提供工作机会那一行列里去,也见过豪心壮志的朋友一心想要创业,
却不知买卖些什么好,总之是个小老板就是好,看《入殓师》的社长,因妻子的离去、悲痛之余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地送走,之后就开始为别人家离去的人”打扮“。创业人其实也简单,生活一感慨、生命一触动。先感受生活,把感受到的打动自己的”所需“,拿出来服务社会,这便是好的创业念想,势必有良好的创业前途。

 

 

  • 生死乃能起深思的永恒

 

《入殓师》看到一半处,出去到设计院取打印的设计图纸,刚出门的不远发现新的车祸现场,先是惊心,后叹息:希望货车司机安好,他的位置已经凹陷多半,恨在他撞的是一推土机,显然推土机毫发无伤,人怎样,是让人间揪心的。一路小雨里感受内心起伏,昨日口碑向来好的罗京与世长辞、近来法国巴西航线一航班的失事、成都公共汽车的着火,处处是脆弱的痕迹,一会的活物瞬间便可能黯淡地平静了。在《入殓师》里,小林师徒给与脆弱生命以安慰,我们爱的人、爱我们的人有一天都会死的,可能是很远、可能是不知道的哪一天,不知另一个世界是否存在,我也暂且祈祷它能真的存在,即使这样祈祷,能在《入殓师》中提炼的二字不是“死后团聚”,而是“生前珍惜”。

 

 

学会写文章—- 清晰地表达

亦敌亦友,化敌为友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Hello world, Hello life! 吕布凡 Bufan LU

本文链接地址: 有一天我们都将死去 —旧文《入殓师》

关于吕布凡

http://blog.sina.com.cn/buyichunqiu
教育从业者,数据解读者,文史深究者,
价值传播者,生活实验者,终生学习者。
sina@lvbufan

此条目发表在布衣春秋, 看看电影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