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A君书(伍) –从“七夕助人开房”谈到“眼睛会欺你,思考须用脑”

                                与A君书

                          —从“七夕助人开房”讲到“眼睛会欺你,思考须用脑”

 

    我们谈过,不要轻易相信你听到的,哪怕是你亲眼看到的,有时眼睛也会欺骗你,只要你没有把事件过脑,看到的信息,就像看到的一棵不言的大树,代表不了任何东西。

 

  • 1、 你知道北京地铁的拥挤,有人在其间作案,占小便宜的有之,为非作歹占大便宜的也有之……有视频显示过,一男子去骂哭一名女子,男子十分凶悍,乍一看还以为在教训一个不良妇女,其实回放视频才发现是男子刻意去靠近女子大腿,被女子翻一次白眼之后,越是心虚,越是狂吠,霸之一女子言语相加,强势侮辱。

   此男子的心虚由“白眼”开始,这个白眼让人不喜欢,看了别人的白眼,就像自己低人一等,此语是房玄龄作得到《晋书·阮籍传》里描写阮籍爱恨分明的一个动作,阮籍的母亲去世了,嵇康的弟弟好心前去吊唁,由于阮籍不喜欢这个人,就白眼以对;嵇康到来后,还拎了酒,来慰问阮籍,阮籍便青眼以对(黑眼正视)。这是一个不羁的文人爱恨分明地表达方式,也算有教养,他不会破口而出些不堪的词。

 

  • 2、 还有一个外国的故事,C在登山旅行中,看见一个人A在砍另一个人B的手指,B的表情十分痛苦。实际B的手指被毒蛇咬了,附近又没有医院,A还是一个蛇研究专家,你情我愿,他们在进行急救,而C的出现,一切发生了变化,C看到了眼前一幕,使劲把B推到了山下摔伤,延误了B的医治,致使B中剧毒而亡,C这个人由于不良动作产生了巨大后果,身入囹圄

 

 

以上的两则小事,不同程度地反映了世界上你看到的事件,并非表面上那样发生。之前谈《大学super法则》的早一版中,我们也谈到过类似的观点:“有时你看到的,是别人安排希望你看到的;有些你看到的是你的能力有限,你只能看到的;有些你看到的,是冰山一角,可能是冰,可能是石头。”

 

去年,还在北京的时候,我跟你提到了我的一个河南籍的哥哥请我吃饭,他就是农民工的典型,农民出身,年轻就跟着乡里的叔伯们去做城市里的“农民工”,攒钱娶了我称呼的“嫂子”,后来生了两个儿子,把儿子丢在农村,夫妻两人继续打工,寒暑假的时候,全家都去北京,看看小孩子热爱的动物园,去数数从来也叫不出名字的动物,包括“动物园地铁站电梯事件”里面大部分被压的孩子,不少都是外来的这样的人家。

 

怎么说起这件事呢?

因为今天的新闻“大学生拟订房间为200对农民工夫妻搭鹊桥”,

“因为这个12名大学生架的,想让建筑工地上的农民工七夕时和妻子团聚,为此他们拿出暑假打工的1.2万元,准备订200个房间。

 

    无意扫见这个新闻,我就沉默很久,“悲欣交集”得好像看到了李叔同似的。

 

    久之前,有文章写过,农民用脏碗给总理倒水,总理犹豫都没犹豫一下,这叫修养;农民工七夕花这大学生的钱去了宾馆,过一夜他们根本少庆祝过的七夕,这叫什么?

 

===================================================================

 

 

    再跟你讲回我和农民工表哥吃饭的事,在破落的郊区街道,走进并不如河南镇子上“利索”的北京小吃店,我们一起吃饭,进门这个哥哥就去了六人桌,他犹豫了一下正要坐下,我们共是5人,他估计是不敢去八人桌,他的两个儿子比较吵闹,看起来我们只不过是三个大人,在一些地方小孩子是不买票的,小饭店里他也不好意思坐在更大的桌子上吃饭……洞察了这个心理,我主动说“坐着吧,那边挤吧?”

这样,哥哥才坦然做到了8人桌,我们点菜过程也很娱乐……后来,我请了他们吃这顿,哥哥不是没有钱,他也会真心地去抢着付饭钱,而且实际上他打工所得钱比刚工作的大学生多多了,有时甚至还借给过我父亲去周转一些事情,起初我也惊异到了。

 

这个新闻,郑州有大学生,一万八暑假,打工钱开好房,为农民工过“七夕”。我再给你找出来一则旧闻,《可爱的“善良劫匪”,堪忧的大学生前途》,劫匪都开始同情找工作的所谓大学生,偷了东西愿意奉还。

 

 

==================================================================

 

  •     准备开房“招待”农民工的大学生考虑过农民工的心态没?
  • 七夕”当天报了名的农民工会不会先把自己洗几遍再进去?报了名的农民工是不是要去你选的酒店宾馆里认真感受下什么叫自卑?报名的农民工“七夕”出现的时候,会不会有记者已经埋伏好,他们需不需要买件新衣服进去,而他们不是没钱,而他们本不舍得去多买一件衣服?

    农民工是不是那么需要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

他们对生活的要求是比较简单的,有时打工时携家带口而去的。真正留在农村的更需要关心的是“留守”儿童和“留守”的祖父母,他们需要更多的关怀,哪怕是有人跟他们谈一会的话。

    在推动农民工的活动上,崔永元很认可一个观点,不要特意拿出来说事的,他们需要人的关注,需要给予自信和支持。整天帮农民工这个,帮农民工那个,他们不喜欢“农民工”这个标签,他们很希望能侥幸在户籍制度下变成幸运的人,抹去农民工,最好自己的孩子能在城市里顺利读大学。

 

  • 另,农民工的钱会怎么花?

这里只讲有孩子的,他们会希望孩子能在大学里认识些识大体又朴实的朋友,认真读些书,学些靠谱的技能。如此简单。这个活动之后,有多少农民工都不愿意把孩子送去读大学了,我真怕这个现象掀起来,那样国民的思考能力可能发展的途径又将少一条。

  • 上不了大学的,给孩子攒些彩礼嫁妆,前提是自己在工作中不遇到“工伤”之类,安全得到长久保障。

你有机会到日本看看,可能看到两个“小日本”在等公交车,等地铁,你满眼以为在攀谈,其实走过去发现,发现他们在客气地吵架、骂人。恍然,发生的事,不是你看的那样“浅”,他们的争吵也不需要你的劝解,正是因为他们讲究文明,不愿意让路人知道二人的争吵。

    你若是能再重回大学,像这般学生,我则告诉你,不要那么轻易地相信你的眼睛。不要像这群搞笑荒唐的学生,除了不愿坐在图书馆,不愿独立、深入地思考,什么事都去关心。想要做有益于社会的事。

    为什么?

    时时先掂量自己不要添麻烦,本职工作做好没,想学别人招摇做善事,掂量掂量自己的方向。

    心理和企业培训里都会讲一个例子,你自己也遇到过。

    一般,飞机起飞不久,漂亮的空姐会给大家讲“遇到紧急情况,请先给自己罩面罩,再给儿童……”这个意思便是,请你先照顾好自己,不给别人添加负担,不给大局添加负担就是避免混乱。

    农民工不那么缺乏一个让他内心感受复杂的晚上,他们更不希望拿出来再一次被特殊称谓和对待,倘若真的有钱,又有热心,去给他们订做些像样的工地安全帽,如果他们真的去调查过一般的安全帽的价格、劣质安全帽的价格,工程师的安全帽的价格的话,那比滑稽的订房实在多了,那样让他们的善事更可行,更持久,不好么?

    有书上苛刻地说过,菩萨不会去“保佑”那些整天“阿弥陀佛”,整天刻意去做好事的人,因为他们有所求,做好事之前就预备了收获,这个我不愿意拿来和你去揣测这些可爱到让人叹气的大学生的真实意图,罢了,罢了。

    谈到大学生,还是《大学super法则》里提过的观点,心理学上有一个现象,当你怀孕时,你会注意到满大街怎么都是孕妇,也会注意到婴幼品商家不胜其数,因为你真的怀孕了,你的焦点被吸引去,致使你看到的世界充满孕妇。

大学生为什么不是去实习?为什么不是发现了行业的新机会?为什么不是发现了未来工作岗位上技术问题?为什么不是实习单位的管理结构问题,不是很多人幻想毕业就去管理吗?为什么发现的是农民工应该开房的问题?

  • 他们的注意力平时在什么地方?他们的眼睛信了什么新闻?

    做好事,本来很好;发现社会问题,本来也很好,如果是你,你的多思一层,少些跟风喧哗。默默去做这件好事,做些有调查北京的好事,这才更容易有那么些“真意义”。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想要施之于人的是己之所欲?这个新闻里的孩子们,焦点和趣味实在方向有问题。

    难道大学生梦寐以求开房,不成,攒钱给农民工开?难道大学生的就业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有时间去哗众取宠了?难道农民工需要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比人生安全(保险和安全帽这类)还更亟需?

林语堂给学生讲过,“在我是美味的,在别人是毒药。”这话说这帮孩子,说重了,道理,并不重。毒药时时不是有意所为,毒药也未必毒的只有他人。可以是焦点产生的思考模式有障,可以是眼睛懒得发现,不会发现,不能发现,更愿意哗众。

      之所以说“悲欣交集”,便是看了这则新闻,不知道青眼以对,也不知还是该白眼以对,眼睛和心情都很愕然。跟所谓“农民工”听说了100房间那样愕然,如所谓“农民工”听说,100套“那样的”房间没有住满夫妻,浪费掉了,一样愕然。

 

2012-8-18   吕布凡  于山东

 

 

 

关于吕布凡

http://blog.sina.com.cn/buyichunqiu
教育从业者,数据解读者,文史深究者,
价值传播者,生活实验者,终生学习者。
sina@lvbufan

此条目发表在《对话录》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