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A君书(陆)–他们选的哪一个都不是错的

 

 

答A君书(陆)–他们选的哪一个都不是错的

 

如以往交代:

一样,一旦过年有了假期,不管是三天还是七天,我总会在这奔波期间抽出一个下午的时间用满满的一个下午甚至延续到半夜去看我的高中语文老师,也就是我的班主任,以前我们谈天说地,我从中学到的可能有很多,比如如何做一个优秀的班主任,如何喝酒而不醉,在酒桌上如何劝别人多喝酒而自己逃于一队,或者如何识破别人的技俩等这些,让我多数也是听完就忘记了,老师问起我的境况,我往往都是忽然模糊一片,说,挺好的,一直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成长,老师就笑,满意地笑,不知所以的笑,很多次老师要请我吃饭,我觉得这不应该,或者我的假期太短了吧,这一次不然,老师的女儿高考结束,他们名字里面有一个阳字,太阳的阳字,而我总是叫羊羊,绵羊的羊,我觉得这样比较有意思,叫起来比较开心。

 

小羊今年高考估计发挥得不是最佳,但也在六百分之上,我跟她讲了一些大学里面可能会遇到的问题或者有趣的事情,我一开始告诉她,无论你学理科或工科,都要去看看文学作品,看一看艺术作品,甚至是设计,或者思维模式的书籍,后来想了一下,如果她要考公务员的话,那么政治也是要看的,国家大事也是要看的,报纸新闻都是要看的,相信某些报纸的甚至要多于自己的耳朵,毕竟走投无路了去考了它,自然,也可以反悔……我的说法她还不明白,也还不需要明白。

如果想要跟别人沟通没有障碍,心理学的书也是要看的,沟通也是要了解的,如果想要未来获取一些积累,经济或金融的知识也是要积累的,后来我发现,我说的太多了,于是我就告诉她,哦,也许以后你看什么东西,都远远不够的,也许是因为人的欲望太大了。面对一个还未知的大学,很多人都是这样,或许充满一迷茫,或许觉得还有很多希望。在还没有进入大一年级之前,有很多很多的追求,我不希望看着这个孩子到大二、大三的时候抨击教育制度,大四的时候开始抨击社会,走入社会的时候又开始悔恨。

所以她问我一句我能答出来十句,稍微显得有些慌乱,偶尔也觉得自己说的多余,毕竟那是她的大学,跟我过去那么多年的大学时光肯定已经不大一样了。到了下午,我的老师对我说,给你两个选择:一,我请重要的客人吃饭,你陪我。二,我请你吃饭,找几个客人陪你。

我说,哎呀,犹豫了一会儿,只有选了A。我是不太愿意去吃一些无谓的饭,去参加一些无谓的聚会,因为我知道我的内心并不珍惜它,即使我在那样的场合出席了,我也没有发挥太多该有的价值,也没有获得太多的……这次,好像不一样,应该不太一样,到了一个农家菜馆,并不奢侈,这让我心情放松了一些,来的都是青壮年人,原来是我的老师的几个朋友,这几个朋友有的是老师,有的是政府官员。

他们共同的特点是,都是今年高考结束的孩子的家长,他们很稀奇见到我,原来我的老师已经在不同的朋友面前提起我不止一次了,这让我顿然很害羞。

可能我要急于发挥我的作用吧,或者知无不言,他们问的问题我毫无隐讳地答出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唐突也没有刻意地去谦虚一些,我和高考刚刚完事的两个孩子坐在一块,仿佛我也是高中生,竟有一个家长问我,大学是否毕业了,可能我的面像或穿着依然那么青春幼稚吧。他们问起了南科大怎么样,好像他们的孩子成绩都还不错,我说,你们怎么知道南科大这个学校的呢,他们说,他们去合肥刚刚去参加了南科大的考试,听了朱校长的介绍,所以想去这样的好学校试一把,哦,听了这样的答案,我就说,选这个学校还不是太靠谱,还是选心中想去的一所学校吧,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或者比较好就业的专业。真的不靠谱吗?我说不是,对于眼前的诸位是不靠谱的,是我,我可能会去,不靠的是眼前诸位的谱。

哦,他们就开始讨论,不一定靠谱,这学校刚刚被批下来有发毕业证的资格,好吧,之后,我们又谈了好大一会儿,我也破例地把酒喝得光光,毕竟他们都是老师辈分的人。今天下午,我的老师打电话问我,说,小羊报了我推荐的东北财经大学,我很欣慰,因为按照她的分数,报到南方并不是太了解的学校这样的选择有些生疏,结果可能令人陌生,而东北财经大学是我比较了解的学校,对于她想学经济金融这一块来说是个比较好的迹象,不过,她不大满意的是没有进入自己选择的金融学之类的专业,而是进入了数学与应用数学(经济方向的)。

先说我是比较欣慰,因为她对自己的分数并不太满意,也去了一个想去的学校,其次我安慰了一下我的老师,也在网上查了一下,经济数学其实在人大和南开分别属于经济和金融专业,这依然不影响她以后朝相应的方向考研或者出国学习相关的专业,毕竟数学和数理分析在未来讲究数字时代中,会处于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色。听完了我的话,我的老师欣慰很多,又过了不大一会儿,暑假饭桌上那位父亲也打来了电话,虽然我那一刻不是在岗的老师,他依然称呼我为吕老师,这让我稍显紧张,语气仍是饭桌上的语气,炫耀式咨询,不过他问的问题对我来说更十分熟悉,是他的儿子被南科大录取了,而南科大有可能会进行双语教学,他的儿子想去上海或北京新东方学一些课程,我给他推荐了口语,也讲了一些我的理由。相比较下而言,我给小羊推荐的是看一看四级的单词,小羊告诉我她在看六级的单词,我们进行了一番讨论,之后她决定先把四级单词背熟了关注一些其它的网站,比如电驴,追梦,大耳朵英语,普特英语,译言等这样的信息网站,我还告诉她多看一些英语记录片,或者准备一两首歌曲,这样在大学里也会比较有意思,她一直都很客气,一直都表示以后还多需要我的指点,关于这个事情,我思虑颇长,感触也良多,其中有这样几个点:

第一,当我说南科大不大靠谱的时候,面对的是不同的家庭,我的老师是有十几年经验的班主任,她做事情,讲究的是根据和求真求实

比如说,一个知识点,作者有没有写过这样的书,默写的诗句和词汇是不是这一个,是她的思路,所以我说南科大不太靠谱的时候,希望她能报一个大众的学校,进入一个喜欢的专业,她欣然接受了,这是她的思维,小羊恰好生活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小羊的思维也是比较喜欢接受他人的建议,

做事情也比较求真求实,所以她按照现行的教育方式去开拓自己的天地,在我来看是比较合适的,她也这么做了

第二:那位家长,我的老师那位朋友呢,他是政府的官员,按照我的老师的话来说就是年轻有为,政府的官员通常都要有一些政绩,都要有一些地方做的是比较新颖的,有些事情是比较有挑战的,总之,是有那么点成绩出来是和别人不一样的,他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下养育出来的儿子而且是一个儿子不是一个女儿,这个儿子可能就会比较有挑战的心理,比较有掌握的权益,对新和刺激有一些追求,他就选了南科大,刚好这和南科大在各大报纸和媒体上宣传是一致的,南科大要从小做起,要做像普林斯顿或麻省理工这样的小学院,所以他就选择了南科大,这一点并不出奇,或许对他来说是比较适合的,思考了之后,我做出了这样的总结。真的学校试验不佳,出国也是易如反掌,这跟做了二十年的教师不同。

他们的选择没有对错,只要通知书下来,他们肯定都是满脸欢喜的,根据自己的性格去选择不同的学校,不同的专业,这肯定没有错,而且,他们之间也不应该存在有什么比较,或者互相羡慕,互相嫉妒之类的问题出来,因为本来喜欢的方向就不一样,再者,如些这般的学生,其实应该有一个这样的思想:无论你选择哪个学佼,无论你选择哪个专业,这对于高中生来说不是一个终点,这样看东西未免太过于短暂,而我们,作为一个有思想,能够独立行为的个体,我们看的应该是一生,人的一生有什么样的理想,又有什么样的作为, 这是重要的,读什么样的高中选择什么样的大学,学怎样的专业,走向怎样的岗位,或者后来还会涉及到跳槽,选择新的老板,选择新的员工,这都是将要遇到的问题。

这些都不重要,这些每一个部分都是实现他理想的其中一个步骤。就比如说他们现在选择大学,无论是选择东北财经大学还是南科大,都是他们成就自我的一块砖头,选择适合自我的一块砖头,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一块砖头,这是重要的,选择了哪块砖头就好好地利用他,把自己垫得高高的,再走向下一个台阶。

我想这一点可能被那一天饭桌上的其它人忽略了,甚至更多的人也没有意识到,甚至更多的人毫不在意这些,如果是大学生还没有在意这些的话还不晚,因为大学才刚刚开始,如果他还没有理想,好的大学会给他塑造一个理想,如果他在大学不知道主动去塑造这样的理想,选择适当的石头,适当的步骤,走得更远,那么这可能就成了问题,去哪里也都没什么大差异,大学去不去也没大差异。

 

所以我接下来的感慨跟那天吃完饭之后的感慨是一模一样的,一个省里重点学校的班主任,对知识选择全熟,而对学校的专业,大学的选择和录取上,却并不擅长,所以才有类似的机构兴起,而一旦类似的机构在追名逐利,那么高中生在毕业的时候在真正能获得有益于自身的信息,真实度,又如何呢?又有多少是与自己贴切的呢?

 

这真是个问题,大学里面尚有就业指导中心,尽管空食俸禄,中学里面是否应该有报考指导中心,而真的有像样的一两位老师在常年地研究这些信息,这样多好啊,可是眼下,真有了这样的岗位后,融以窄隘不深究的视野,又得多误了多少青春少年啊……

 

这样的饭,以后你去吃吧,我不去了。

 

2012.8.28   吕布凡 山东

 

关于吕布凡

http://blog.sina.com.cn/buyichunqiu
教育从业者,数据解读者,文史深究者,
价值传播者,生活实验者,终生学习者。
sina@lvbufan

此条目发表在《对话录》分类目录,贴了,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