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Z君问–怎么才能找到自我,怎么又能坚守一生(可是)坚守自我的人都被认为是死疯子

你且听我说看这样说有没有一定的道理。

你想知道怎样才能找到自我,你能不能先找到一些人,那些你认为那些人已经找到自我了,还没找到的话,你就仍继续找。你去考察一下他们的经历看看他们的传记,没有传记也不碍事,还活着的人物你也可以简单的去google下他们的简历:
你看他们在年轻的时候做了什么?
在中年的时候做了什么?
在老年的时候得到了,失去什么?
而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样的转折,在曲折离奇中发生转折突变的时候他们是如何度过、如何坚守的,他们受了什么样的摧残,做了什么事,用了什么样的办法。
如此,假设他们是猪,怎么跑的,遭遇了怎样的围杀,你也知道个差不多,也看到了窘迫的姿势和坚持的笃定,你体会体会,也在你的土地上跑一跑,你想一想怎么跑得好,怎样避免那些凶狠的围杀,这样做了,你也就知道第二个小问题的答案了。

对于第三个,你认为那些找到了自我和坚守自我的人是死疯子吗?你现在觉得他们厉害,忠于内心的成分大概会大于认为是死疯子的成分,虽然。很可能当年那些人仍年轻的时候去找到自我的过程中,亦会被他周围的人认为是年轻的死疯子,还好,他们一直疯了下去,疯到了老,也有的没到老就知足了。后来的过客又把“死疯子”变成了“好厉害”。
你说的“他们”不是他们,是“过客”,有重要的过客和不大重要的过客,总之,nobody will be in your way。这是前几天,我刚被人重申的一句话。

如果你现在也在找自我也在坚守自我,你去比较一下那些说你是“死疯子”的人,在这些方面是否比你强呢?如果他们真的比你强,也可能你真的是个“死疯子”。如果那些说你是疯子的人并不比你强,而且他所认为你疯的地方,他们并没有了解过,而你正在疯的事情他们还没有做过,更巧的是你疯的目标也是没有达到过的目标,他说的话你听进去了又有什么意义呢,你是怎么听进去的?

如果别人说你做什么样的事情这个行为便是“死疯子”的行为,然后你真的停止了去做这些事情,这些事情怕不是你真正想做的,你有你被诱惑的成分。那些在疯的内容也不是你真的想坚守的。假设金三胖对朝鲜大喊投降嘛,不投降就把青瓦台炸掉。假设真的听到这样几句喊声,青瓦台里的领袖全真都投向了假朝鲜,那么在朝鲜存在的情况下,韩国现在的坚守本身就是个错误,他们能那么轻易的放弃,他们现在还疯什么呢?

大部分今人看来,他们没觉得自己疯了,我猜他们觉得胖子疯了,且可笑,且不自量。

有一个古老的英文的寓言是这样说的。有一窝倒霉的青蛙掉到了一个大坑里,在野外,这些青蛙掉到坑里感到很迷茫,其中有几只青蛙就连续地朝坑外跳跃,但是无论他们怎样跳跃,也都无法跳出这个大坑。就这样不停地跳跃,不停地跳跃,接连着许多几只青蛙先后累死了,一只聪明的青蛙蹲下来唏嘘跳出去是不可能了,那就等候天亮。但是,天亮之前之前,这只聪明的青蛙看还有一只青蛙在傻傻地不知天高地厚地朝外蹦跶,跳跃。这只青蛙就在笨青蛙旁边说,兄弟你不用跳了,你跳不出去的。也许就是在说那只青蛙,你是死疯子啊,别做傻事了。它不但地朝正在跳跃的青蛙说,兄弟你别跳落你会累死的,我是为你好。那只青蛙不顾聪明青蛙的呼喊,依然不知死活地朝外跳啊跳,半夜三更之后终于一跃,真的走了运跳出了大坑。
这则寓言的想揭示的是什么呢?不管了。
有一个伏笔是,其实那只笨青蛙是只失聪青蛙,也就是青蛙里的聋子。那只跳了,跳不出去的自以为聪明的青蛙不想累死在跳跃中,而选择了蹲在原地不动,安全无妨。聋子青蛙却以为,有个伙伴真好,他一直在旁边冲我加油。他就跳得更起劲儿了。

你想,在眼下的这个慌忙状态的社会(中国)上能被人驻足一会称为死疯子,若说是表扬,也未可知。你何不理解为那就是那些“他们”在鼓励和在内心里认为你要“坚守什么”的这个行为与众不同呢?
你何以守呢?参看第一、二条好了。

2013-11-20  吕布凡

 

 

 

关于吕布凡

http://blog.sina.com.cn/buyichunqiu
教育从业者,数据解读者,文史深究者,
价值传播者,生活实验者,终生学习者。
sina@lvbufan

此条目发表在《对话录》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