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的人生

随机的人生

                         @lvbufan

随机的人生,惊心动魄的人生。

人间常有人主张,找一个稳定的工作,过一个稳定的日子。这是令人无法接茬的主张,人生都那么随机,你还要人们去稳定?

谁的人生都是不确定的,人生也从来都不会是个平平淡淡的过程,除非对于完全麻木自弃的人而言,人生可以当作平淡,没有悲苦,没有来来往往的意义。稳定得要命,活着就是物理地呼吸,死了就是生物地灰飞烟灭。 

小学的时候,一个近邻出差,失踪,后来从峨眉山涯找到,被一车大理石压住。那是个总是给邻居孩子们分香蕉吃的帅大叔,自己有三个孩子未成年。一个星期之内,那会一个小学生就真切觉察到了生命的随机和不可控。

还在读高中的时候,一次傍晚放学路上,我骑着自行车右侧慢行,忽然,一辆面包车呼啸而来,我觉得被推了一下,之后我之后就呆在路旁,发现那个司机把车开得比蛇还妖娆婀娜,飞一般的拐走了,留下厚厚一层灰尘蹭在我的左臂上。当时除了愤怒已说不出话来。回到家跟我妈说,绊倒地上了。我妈还说,绊倒在地上能磕在左边,你横着走的呀!?
我说,体育课,一个胖子撞的。

读大学的时候,在食堂正在吃饭,忽然听到新闻说亳州市有灭门惨案,看了看地点就在当时即将搬进后来被卖掉的新家的后一排。幸存的唯一的小女孩就是跑到路边IC电话处报的警。不久后见一个别班级同学啜泣,就问她,发生了什么?她说。没有听说舟山有出海的船被风浪打碎了吗?现在已经确认其中有一个就是我的叔叔。那是她的亲叔叔。

大约在06年,身在上海飞沈阳的天上,阳光明媚,飞机一阵颠簸,突然掉下好一段距离,空姐迅速跑过来告诉大家,请不要乱动,这是正常颠簸,说完后来空姐整理好表情,又回到登机口处用话筒说一遍,再看见她的时候,她的嘴唇有被牙齿明显狠咬过,我长吸一口气,把安全带扎进,心想,这辈子不做空姐就很幸福。

大约在07年,喉咙不好了,雾化呼吸几天之后好转夜里可以安静不咳了,给久不联系的老丁发短信:你还好吗?

夜里十一点,老丁迅速回电话,呼哧呼哧电话那头充满诡异不安:“你在干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刚从车里爬出来,回上海路上”

咕咚一声,没了声音。

我再打回去,原来漆黑一片,老丁从翻了的车里爬出来,又掉进一个小坑里,还好不是路边的大坑。

“你知道吗,刚才从车里爬出来找窗户的时候,大家都吓坏了,有个人在里面找他的乌龟!”

……车没翻进路边的大沟里,真好。
去年。听说,韩亚航空失事有江山的学生。迅速的打电话问江山同学,没有你家亲戚吧,都不认识是吧?在不可避免伤亡伤心的情况下,都不希望是自己认识的人,希望消息远远的,像UFO一样。同学很伤感说,没有我家亲戚,但是有一个中学的老师,当时对我还挺好的,大学回来之后一直也没有空去看看她。

上一个新年,弟弟在无人的马路上开车,碾住一块砖头,副驾驶监督的父亲狠狠说:“那么宽的路上就一个砖头,你看什么呢!?”

全家惊诧,父亲从不这么凶,从无这么高的声音分贝,后来途中休息,妈妈说,你不能好好说话,你看他一路都不敢吭声。

父亲说,我开30年的车,全国各地哪种死法没见过,我说得狠让他记一辈子,这是好事。一个漫眼(不留神),后悔都没时间!


今晚忙完手头的事情一直在刷网络希望能看到马来航空的奇迹和二百多性命生还的消息。忽然从资料上看到还有一名,安徽省亳州市籍,心中颠倒起伏,SHIT! 千万不要是我见过的人。

马航,你还是飞到另一个时空,过些年再回来吧。

2014.3.9 凌晨

weixin:布衣春秋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Hello world, Hello life! 吕布凡 Bufan LU

本文链接地址: 随机的人生

关于吕布凡

http://blog.sina.com.cn/buyichunqiu
教育从业者,数据解读者,文史深究者,
价值传播者,生活实验者,终生学习者。
sina@lvbufan

此条目发表在《对话录》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