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贺弟大婚

 

 

吕经纬,赵博:

 

新婚其实不新了,拿到证的时候是最新的:人新,心情新,新的组合方式不是物理计量的,是化学反应后幂级难计的。这次新组合之后,“仪式”是“后宫”商议后对外颁布的一个形式,昭告天下就好,昭告天下之后,依然如往,人来人往。

 

马上就要“昭告天下”了,昭告天下之后也就是普通的生活了。

 

普通的生活是混乱的,理解它,尽量不被裹挟。

你们知道,物质混合总要到达一定“熵”数,总有它的值,还跟过程无关,生活就可能最后混乱到它的“熵”,有人认为自己是分子中最大的最聪明的,有人认为自己是全部,你就可以换个角度,这是均匀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你:辩证看,正反两个方面看,其实太不够了,两个人生活就像个“六个人生活”。你,我,“我以为的”你,“你以为的”我,“我以为你眼中的”我,“你以为我眼中的”你。平时不必搞得太清楚,你在跟哪个人沟通,会分裂。一旦情绪激动,生活眼看要乱,就换以一个你、我、他看看,也许是“你”在看“你眼中的我”,不是真的“我”,“我”只是在和“我以为的你”争执,不是真的“你”,稍微想一想,只要你要告诉“我”,“我”看到的只不过是“我以为的你”,真的你是哪个意思,你告诉我。一味的理论“你、我、他”,就如分子,被空气,被周围的分子,带走了。如不想被裹挟着走,那么你知道,我要在多大的范围,多大的界限嘚瑟,即使我要大大地“震动”,也不会让“对方眼中以为的我”要发生“八级”地震。每次狂风暴雨之后,你会发现,彼此,只是两个小小的分子,生活的漩涡,都是他人的涡流,他人的浮云。

 

 

生活是不确定的,也不必怕,创造它。

你们知道,有没有光的照耀和庇护,量子都可能发生跃迁,不是从高处到低处,就是从低处到高处,其间会发出它的光芒。可是,有的跃迁发生的早,有的跃迁发生的晚,如果赶不上吸收能量是“那个值”的倍数,也不会发生跃迁,没有光子发出;时间不确定,外力不确定,寿命不确定。你们知道李安有居家六年,中间肯定不是在家里吃喝拉撒睡,我相信他在吸收能量,等待不确定的跃迁。每一次外力的碰撞和捶打,都会对一个个原子带来积累能量的机会。若你是生活中即将跃迁的原子,有什么事情比自己能够发光更能让人更幸福呢。

 

 

生活就是做些可实现可意的小事情。只要是你愿意为之奋斗的事情,都可以变成事业。

生活难免混乱,难免不确定,难免被裹挟,有时你绕了很大一圈摘到一个小苹果,却忘记为什么吭哧爬上来。此时,可意最重要,没摘到也看到了,没看到也爬了。

生活本没有意义,生活的人多了就更没了意义,实际上生活的意义就是:找一个认真的方式生活,只有快乐,快乐到忘记去问什么意义。

 

贺:

每一次离开后想到你,都让我自己更安静地反省自己;

每一天和你在一起,都让我感到自己更完整更好看。

 

 

最后一句,(十一期间)我赶不回去了,我相信,你们有着这样的决心:“即使老子婚礼没有客人,老子还是要结婚;即使没有筷子,老子还是要吃饭。”

有时,你姐也是浮云中的一朵,你爸,你妈,你爷,你奶,你公婆,你丈人,至于你们来讲,都是一朵。

你们两,在一起,在一起是一大朵。

再贺,祝福。

 

 

 

姐,吕布凡。

2014.9.11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Hello world, Hello life! 吕布凡 Bufan LU

本文链接地址: 信— 贺弟大婚

关于吕布凡

http://blog.sina.com.cn/buyichunqiu
教育从业者,数据解读者,文史深究者,
价值传播者,生活实验者,终生学习者。
sina@lvbufan

此条目发表在《对话录》, 布衣春秋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