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阿呆同学

阿呆同学:

您好。

看到你的留言,我是悲欣交集。

你对自己现状的描述十分的清楚,特别像我有幸教过的学生的提问风格。最后你指出来,我可以选择回答的问题也很明确。

这是欣喜的一部分,而悲伤的是另一部分。这一问,实在太过宏观,或者,除了没有甚用的安慰,好像根本无意寻找到方法一、二。

若我并不知道你是谁,你怎么能跑过来问我接下来你该怎么办呢?

这很荒唐,你不能假设我给你的回答都是基于事实的。

若我知道你是谁,那,在以往我所经历的课堂上,几乎在最后一节课的时候,都会花上几分钟。

啰嗦一下,“有朝一日,如果你忘了我是谁,忘了我磨叽过的内容,也要记住一条,时刻知道:”我在做什么,我要做什么。“

几乎,每个班上超过九成的同学都会表示,ok,记住这句话了。

中间有极其个别的同学,只关注高考的分数和怎样攫取大学里的奖学金,对这句话会表示,“记住它有个屁用”。

最后,五十个人里面,大概会有一、两个同学真的能够适时地审视自己——”我在做什么,我要做什么“。​

 

这寥寥的同学,大致能够清楚自己所选的专业,今后所从事的工作,是否如心。

如果前后不一致,那么,要做哪些准备,才可以转向一个未来可能从事的行业。

如果深陷崇拜学历而不能自已,那进入大学就立志读硕、博士,欧美的硕、博士远远优于国内的硕、博士,不必解释。

大学前两年即使没有想清楚,在这个乱七八糟的社会里能干什么,先把本科的基础打好,尽量不挂科,尽量多考试,尽量多实习,尽量多交流。

这样更大程度地避免到大四或者研三毕业的时候,突然发现不知道要做什么?

其实,对这功利的社会来说,这样儿的毕业生,还不如一台程序逻辑清晰的机器人带来的边际收益大。

现在你问我你该怎么办,其实我的回答很简单,我真的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之前做了什么,也不知道你平时有什么样的兴趣爱好;不知道你平时在阅读哪一类书籍;不知道你的在做什么的时候,大脑会闪现出天赋的光芒。

或者,是大学期间你学了哪些特色的技能:比如能ps得有趣,或者可以傻傻去雕琢ppt;或者是可以彻夜打游戏打到通关夺冠。这都是特色的技能。

或者,你曾经带着社团的同学靠着嘴皮子拿到过一两个百十块钱的广告。

或者,你曾和师生中的谁一起做过一两个小项目,小专利,小论文。

或者,你发表过几首情诗。

或者大一、大二的《计算机基础课》你已经可以把最基础的几款办公软件应用自如。

或者经过在毕业设计、或毕业论文这个漫长的过程,你的办公操作技能已经达到了最普通的文员水平?

我不知道你的成绩gpa能到多少?不知道全国走过多少地方?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在自己喜欢的领域总结过自己的心得?

宏观上对未来中国的趋势有什么见解?

微观上对自己未来3年有什么预期?

不管英语级别在哪条水准线上,我不知道你的英语能否用口语流畅地说得客户点头?

这些我都不知道……

我猜,你自己总知道一些的吧。

 

你问我焦虑,怎么办?

焦虑,这是一个比较艰难的话题,你在大街上目光所能及的活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焦虑。

这是整个社会的精神特征。

作为一个新毕业的本科大学生来讲,焦虑一点无可避免,

在这种焦虑的情况下,还是得做点什么,

谁能在自己闪过光的地方挖掘下去,这就有点意义,这也更容易清楚一个人想去哪里。

我真的不知道,你焦虑的时候,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

如果你觉得每天找人倾诉能好一点,可以帮助你尽快地找到喜欢的工作,那你可以跟更多人倾诉;如果你觉得每天卜一卦能好一点,可以帮助你尽快地找到喜欢的工作,那你可以找更多的相师占卜。

不过,我更相信,行动大于语言。​​

 

(我在说什么呢?下面的请仔细看)

我讲几个还算颇有意义的故事吧,或许你能从中读出点儿对你有用的些许碎片来,或可以缓解一下去往工作路上的焦虑。

我的本科时代有一个”著名“的师兄,高我很多级,以至于未曾谋过面。

同样都是土木工程的工科生,这位师兄高考(学医)失利被父母强迫地要去读土木工程专业。他自己的目标非常明确,年过18岁就知道,未来自己事要做医生。

大学4年的时间,虽说不够优秀,但也不是最差的土木生。他每个科目都安全地通过了。这4年的时间,他每天都在自学医学科目。

本科毕业之后,5年,终于他考上了中国医科大学(沈阳校区)的临床医学研究生。

这样的事情本来是没有可能发生的,他的目标笃定,连复试的老师从觉得“搞笑”到后来都感动到“敬佩万分”。

尽管感动,感动还是大不过行动。

医学院研究生不可能招生土木工程学生的,他在五年内自考了医学的所有基础内容,完全不输于一个5年制的学科生。

我当时从中得到的一条结论特别简单,也很鸡汤,前辈们都提过的一条结论,就是——当你知道了要去哪儿,就不必在乎走多久。

我猜想着,如果这位师兄真心想从政,想在政治理想的道路上走下去,那么,同样他也可以考5年的公务员,前提是有”热爱“两个字。

我不知道你去考二次公务员的理由。也许有不公平,也许有加塞,也许竞争太大。

不过,对于政治,我是不热爱的;服务人民,有很多方式。

 

另一件琐事。是年轻的我,第一次作为校方的招聘代表(之一)去招聘新老师。

那一年也是历史上毕业生最多的一个暑假,报纸的头条上同样会赶在毕业的时候(现在叫毕业季了)提一提就业率最低的专业,提一提就业率最高的专业,批评大学生们“眼光太高”,再讲一讲“先就业再择业”的一些废话。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那都是没有意义的统计。

我问同行的同事,每年真的会有那么多的学生找不到工作吗?

同事的回答很简单,”应该大学生都不诚心想去工作吧!“

这个回答现在想起来,还是颇有感触的,(跳跃一下)现在的”剩男“、”剩女“真的有那么多吗?

确实不少。

但他们都不是诚心想要去找一个对象,不是诚心想及时地成家、生子。

真的被父母逼急了上火了的,随便相亲50次,就像投了100次简历,面试了50次。

 

相亲,也是行动大于语言的,“调整要求”“面试”“筛选”看到一个顺眼的,也能接受自己的甲方,一咬牙就结婚了。连带生出孩子的时间放在一起都不会超过12个月。

 

把这个拿过来,跟每年毕业生找工作类比起来真的挺有意思的。

我并不歧视那些毕业就结婚的人,当然对他们也不会青眼相加。就像我不回格外佩服毕业就立马找到工作的人。

毕业了就结婚发誓与另外一个人白头到老;毕业了就找到工作,全方位的保障直到退休。

类比起来。人们总是这样设想、幻想。

其实,”从一而终“在这个,乞丐都在讨论”创业“和”互联网+“的时代,显得笨拙,没有出路,也就无法下手选择那个“一”。

《婚姻法》上,每个人都有随时离婚的自由。而你毕业去干一个工作,随时也有你跳槽的自由,在一个毕业后就工作的岗位上,折腾了一段时间,学了些经验。也许,在某一个时点,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了,你突然领悟到了“下一阶段人生方向”——你知道你想做什么了。

那你肯定有权利随时决定:走。

 

我想,我的啰嗦或许有一些用处吧。

布布

2015-6-15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Hello world, Hello life! 吕布凡 Bufan LU

本文链接地址: 答阿呆同学

关于吕布凡

http://blog.sina.com.cn/buyichunqiu
教育从业者,数据解读者,文史深究者,
价值传播者,生活实验者,终生学习者。
sina@lvbufan

此条目发表在《对话录》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